幽昤

无伐善 无施劳

[丽香]少女总怀春

和之前同名的一篇相同设定,学pa,26话绫波丽×明日香,只是段子
推翻重写,为我的弱智做检讨
之后大正pa那篇大概也会推翻重来了

.

明日香有点怪。

绫波丽这样想着,也用有点怪的目光去看她。明日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但她不尖叫,只是打着冷战,端正了站姿,一面看向她,用被踩了尾巴的猫的表情——

“——你是变态吗?”

丽有点委屈。她反驳道,说别人变态的人才真是变态呢。

明日香不说话,也不再看过来了,只是自顾自把手插进裙子的口袋里去,又重新选了个随意些的站姿站好。丽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明日香,她离得有些近,动作幅度大得像神经质。在明日香快要怀疑她准备把地铁站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

[九五]风尘叹

记一次平常不过的告别

吴老狗直挺挺地躺在床板上,睁着眼睛,眼珠却一动不动,倒像具尸体。

长沙连绵月余的阴雨尚未绝,他却不得不走了。吴老狗没脱外衣,冷意却也顺着身底一丝丝透进来,他是厌了长沙冬日空气里黏着的寒气,三寸钉也不喜欢,总是要顺着袖管爬进去,贴着他腋窝缩成一团。然而三寸钉却一反常态,只趴在他手腕上,探了半个脑袋出来。它热乎乎的鼻息一下下触到吴老狗手背的皮肤,又迅速被寒气带走了。

吴老狗翻了个身,床板嘎吱一声响,他浑身一紧,索性便坐起来。三寸钉从袖子里滑出来,抖抖身子要发脾气,吴老狗手疾眼快攥住了那不足巴掌大的狗嘴巴,训它,“你要吵了隔壁满叔叔起来,看他不喂你面吃。”

话毕自己倒先...

望周知。

(感谢涂了鸣人的不知名小伙伴,让ooc助不再孤单www)

[EVA/香丽]花事·三


明日香罕见地起得大早。但等她拾掇齐整,那是日上三竿之后的事了。

她久违了地翻出以前常穿的裙子套上。早饭的时候她以为祖母会说她什么,但她什么也没收获。

这或许能算得上意外高兴的事。明日香对着镜子笑起来,但又觉得自己的脸颊僵硬极了。梳头发的时候,手指哆哆嗦嗦地好像总是扎不好,她总觉得那两条马尾辫微妙地差了高度。裙子呢,她来的这几月好像长了个子,也许已不合身了……

明日香将那小镜子甩到一边,又想要用和服将自己整个包起来。她发了一会儿呆,认命般找出皮鞋穿上。

她倒不怕撞见当地人了。别人说的已经不够少了,她是怕绫波被她吓到。她第二次去找绫波的时候,总担心前一天的经历是她做梦。此后再见绫波,就从来...

[修因]夜露



“阿修罗,阿修罗!”

我刚刚踏出忍宗的门槛,就听见柑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并不想见人,但我还是回过头来对她笑笑。柑奈想必也是于我身后一路小跑来的,她气息不稳,脸颊泛红,但还是执意一直走到我身边,拉住了我的袖子。

“您要去哪里呢?至少现在,您不要离开了,忍宗现下离不了您……”

她扯着我的袖子,低着头,说到最后的时候近乎哀求。我盯着她的发顶,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我说,我不过只是想要出来走走。

她长长地从胸腔里舒了口气,但还是没有松开我的袖子。我和她在忍宗外围的茂林里慢慢走着,昨夜刚刚下过雨,各处都湿漉漉的,没一会儿我们的鞋袜就沾湿了透底。但是下了雨,林间的空气也要润泽多了,蛤蟆们说不...

[EVA/香丽]花事

大正背景的胡言乱语

明日香生日快乐w

以下正文


-


“今天感觉有没有好一些?”


“有的。”


明日香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回答。


老人在她背后叹气,绕线车骨碌碌地响,她像个真正的东洋女子那样跪坐在长廊下,梅雨时节未过,雨滴洇湿地面,融于庭院里蓄着翠色的小塘,浮起或大或小层层嵌套的涟漪。也会有细碎的水珠逃过屋檐落在裸露的皮肤上,冷不丁地激起一阵战栗。


“你要么出去逛逛吧,这里只有我一个老婆子。”老人道。她手里的绕线车好像从来没有停过似的。


明日香回头看看她,老人曾有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虽然如今染了霜白,...

perfect!!

【默邈】今夜雪·其三

月更都做不到了,懒死在被窝里
本章王哥打酱油
但是设定跟原作肯定会有不一样
之后大概可能也许会有苏天顾啥的出来串场?

其三

孙邈倚着门框,外面晨光初露,也让他能勉强看清楚陈默的影子。

虽说坐船走的学生占了大半,但圣经学校小小一个分院要容纳剩下的学生,条件虽然好些但也不会太过宽裕。孙邈跟陈默睡在一起,他夜里昏昏沉沉脑袋仁疼得不行,陈默跑前跑后照顾他倒被他忘了个精光,只有后半夜起来想找水的时候对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的鞋解了的绑腿愣神,一摸旁边拢起被窝已经凉透。

他揉揉鼻子,觉得陈默当个朋友确实够意思,换了小黄狗大概要趁机将他抛尸荒野都不罢休。

他倒没想过自己的区别对待搞得发小多郁闷,只是暗...

[修因]著白

TV衍生,部分设定有改动
算是我理解中的修因,欢迎探讨QAQ

著白



“哥哥怎么会创造出忍术呢?”

因陀罗被我问得措手不及,他眨眨眼睛像是很困扰的样子,半晌才回答我:“我也……不知道呀。就是觉得这样做,查克拉就好像受到了引导似的,情不自禁就——”

“不是不是。”我胡乱摆手,“哥哥为什么想要创造忍术呢?”

“为什么吗?”他怔了怔,却又像欣慰似的笑起来:“父亲说查克拉是能使人们彼此相连的羁绊,能靠自己的力量守护好这份羁绊,这样不好吗?”

“自己……守护?”我听不太明白。

“嗯。我想要保护阿修罗,想要守护忍宗的大家,想要让世界不再发生曾经的混乱。我虽是父亲的儿子,却没能继承到他的力量...

[修因]昼夜

破三轮

不小心萌了修因,虐得要死要活,给自己炖点儿肉吃安慰安慰

虽然是纯肉,但也有个人对这对cp的理解吧...

可能理解有偏差,欢迎交流XD

1 / 2

© 幽昤 | Powered by LOFTER